繁华及春媚,红药当阶翻|玲珑花界的芍药上演了春天的压轴大戏

2019-05-13 09:35:16

大约七八年了

春末夏初之际

总是会心心念念着瘦西湖里的芍药
一年一次

在一期一会的等待中

充满期盼
丽日晴空下,放眼望去

风过处

千枝竞妍,万朵蹁跹

此起彼伏地娇娆荡漾着

活泼泼地喜气

随手可掬



芍药,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已有记载:三月三日,上巳之节,男人和女人热情奔放,无所顾忌地拿着芍药相赠——“维士与女,伊其相谑 ,赠之以芍药”
芍药也就成为男女间定情的象征,诗中的男子将一朵鲜妍的芍药送到女子手中,爱情之花随之在彼此心中绽放。




《红楼梦》中有湘云醉卧芍药裀,作为至情的隐喻。也有林妹妹在行牙牌令时,一会儿说“良辰美景奈何天”,一会儿又说“纱窗也没有红娘报”,最后又来了一句“仙杖香挑芍药花”,这芍药花,正是她心里藏也藏不住的对宝玉的爱意。



说起芍药,

是不能不说到扬州的。

芍药之于扬州,

就如同牡丹之于洛阳。
从隋唐至清朝,

扬州的芍药可谓一枝独秀,

所向披靡,

不知折了多少权贵英雄的腰。

爱花的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四相簪花”的故事;也知道姜夔重过扬州时写下了“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著名词句;还知道北宋时期扬州每年举办芍药万花会,官员们搜聚绝品十余万株观赏欢宴,扬州芍药自此闻名天下。




芍药牡丹玫瑰,

都极其女性化,

有着令人迷醉的美感。

但牡丹富丽堂皇,有霸气;

玫瑰多刺扎手,有野性;

只有芍药明媚平和

它的美,不会让人设防,

但也让人没有招架的能力。




观芍药,

从来就似看那扬州女子,

温婉练达,姿容端丽,

仪态万千,雍容中不失典雅,

繁盛处摒弃浮躁。

有凝练沉着的个人担当,

也有柴米油盐的俗世喜气。

自然也不能少了妖娆的姿态与风情。

偶尔回眸一笑,

是云破月来,

花蕊初绽的欣悦。




“谷雨三朝看牡丹,

立夏三朝看芍药”。

人间四月,

芳菲将尽,

扬州的芍药在此时盛开,

使得赏花人把春愁抛却。

而瘦西湖承续了北宋时

万花会的盛况,

玲珑花界和簪花亭附近,

放眼望去,

大片大片的芍药,

盛大秾丽地静静绽放,

如一幅油画。



世人称牡丹为艳冠群芳的“花王”,

芍药为绰约有致的“花相”,

芍药二字本就源于“绰约”,

用以形容女子容颜姣好楚楚动人的丰姿。

这个初夏,

来瘦西湖观赏芍药吧,

看看它是如何柔情脉脉地含着春天的露珠,

独得春天最后的宠爱,

让这个定情的信物,

在您的心里定格成来自春天的喜悦。